大学为何热衷量化考评,福建高校回应考评学生文明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30日

熊丙奇:大学为何热衷量化考评

福建高校回应考评学生文明:补上没有养成的习惯

福建工程学院男性辅导员在宿舍督导卫生时,对女生内衣进行拍照取证,引发一场舆论风波。舆论认为,这场风波的出现与该校推行的“三个文明”量化考评有关。对此,福建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吴仁华表示:“教室是公共场所,课堂上不存在隐私。”在法律法规的范围内,对学生进行严格管理没有错,而且得到了家长的普遍支持。学校通过实施“三个文明”将思想政治教育体系化,对学生的行为进行规范,量化考评是必要的。他认为,中国高校那么多,不同的高校有不同的情况,应该允许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管理模式。

日前,本报独家报道《福建一高校男辅导员检查女生宿舍引发争议》披露了福建工程学院男性辅导员在宿舍督导卫生时,对女生内衣进行拍照取证导致的一场舆情风波。网上舆论认为,这场风波的出现与该校推行的“三个文明”量化考评有关。

据报道,该校的“三个文明”量化考评办法主要由课堂文明、宿舍文明和网络文明量化考核指标体系组成,考评以学期为时限,采用“学期总积分=基本分+奖励分-扣分”的方式计算,其结果作为奖学金评定、评优评先、违纪处分、组织发展的重要依据和前提条件,并纳入学生档案。该校领导将其作为重要的学生管理模式探索,但其实,这并非什么探索创新,而是把文明养成教育“简单化”,是把早已饱受舆论质疑的、用于教师考核的数量考核办法,移植到学生文明考核中,这种功利化、形式化的文明考核,并不利于培养学生自主管理意识和文明习惯。

今年3月7日,《福建工程学院学生“三个文明”量化考评办法》在全校开始试行。《办法》规定,学生文明养成量化考评办法主要由课堂文明、宿舍文明和网络文明量化考核指标体系组成,考评以学期为时限,采用“学期总积分=基本分+奖励分-扣分”的方式计算,其结果作为奖学金评定、评优评先、违纪处分、组织发展的重要依据和前提条件,并纳入学生档案。

众所周知,近年来很多高校都采用数量考核方式,把论文、课题(课题类别和课题经费)、专利等折合成工分,考核评价教师,这样的考核评价方式,迎合了学校的办学功利追求,但是却让学校办学急功近利,很多教师就围着考核指标转,把很多精力花在申请课题、炮制论文中。在这样的考核评价指标体系推动下,高校发表的论文数,申请的课题数显著提高,可是,教师却失去教育和学术的理想,沦为“学术民工”。

该《办法》共分21个扣分项目和12个加分项目。在扣分项目中,课堂文明涉及迟到早退、旷课、上课玩手机、在教室抽烟、吃零食、带早餐等;宿舍文明包括被子未叠、地板脏乱、在宿舍抽烟、炊事、打麻将、赌博、张贴小广告以及使用高功率电器、人离宿舍未切断外接电源等内容;网络文明则规定通过网络媒介制造和传播谣言或诽谤侮辱他人、沉迷网络游戏、个人以福建工程学院及所属各单位的名义私自开通微博、微信等行为。扣分少则2分,多则40分(比如在宿舍园区打麻将、赌博)。加分项目的得分从1分到10分不等,比如年度先进微博管理员可得3分,优秀宿舍成员每人可得1分,校级优秀舍长可得10分。

说到底,这种被高校推崇的考核评价方式,几乎可以说是傻瓜式管理。因为,列出数量考核评价指标后,根本不需要管理者花什么心思,甚至一个小学生都可以比较出两个教师的优劣来。可遗憾的是,对于数量考核办法,很多高校管理者十分迷恋,觉得其一抓就灵,纷纷在学校管理的各个领域,引入量化考核。对学生文明进行量化考核,只是一例。表面上看,量化考核的打分体系很完善,抓文明落到实处,可是,这是十分简单、粗放的管教方式,与文明养成教育需要长期对学生的熏陶、引导格格不入——学校以检查文明为由,不尊重学生的权利,这是反文明教育,而学生为获得文明评分高分,也可能只是表演文明,这和学校迎接上级检查弄虚作假是一个道理。

据了解,该校以定期和不定期抽查相结合的形式开展日常工作,所有检查记录按考评信息系统规定程序导入学生文明养成量化考评体系。该校所有教室都装有视频监控,各学院党委副书记被要求轮流到学校监控室值班,从视频中找出上课睡觉或玩手机的学生,截图发给学工处,然后反馈给该生所在年级辅导员,由辅导员上传到校内督导系统对违规学生进行扣分。

首先,这样的数量考核打分体系,在制订的时候听取过教师和学生的意见了吗?由于打分和学生的奖惩挂钩,因此,这实质是学校的校规,而作为校规,不能就由学校行政单方面制订,必须在制订时,广泛听取学生意见,不听取学生意见而由行政部门强推,这样的校规的合法性存疑。该校领导称,学校的做法得到家长的支持,可学校并没有召开过由家长参加的听证会,怎么就能说得到家长的支持?100个家长有1个家长支持,只能说有1个支持,而不是其他家长都支持。支持不支持,需要家长投票。

“学校想营造良好校风和学风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对于已成年的大学生而言,用这种量化的办法进行对照考核并不科学。”该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师指出,“出台这种与师生息息相关的政策,也没有事先征求大家的意见。”

其次,谁来执行这样的评分体系?执行过程中,能保障学生的合法权利吗?该校校领导称教室是公共场所,学生没有隐私,那么,宿舍是公共场所吗?学生在宿舍里生活没有自己的隐私吗?老师是不是为了检查文明情况,可随意进入学生宿舍?其实,教师在上课时有教育自主权,学生在上课时,也可自由表达自己的观念,如果为检查学生的不文明行为,在教室里安装监控,这就可能干涉教师的教育自主权和学生的自由表达,把教师和学生的一言一行都置于监控之下。如果校领导认为教室是公共场所,可以安装摄像头监控,那么,校领导的办公室是不是也属于公共场所,可以安装摄像头,让所有师生了解校长的办公情况?

被扣分学生如有疑义,可在被告知考评结果的5个工作日内向学生申诉委员会提出申诉,及时复核并依据复核结论进行处理。

对学生的量化管理思维,从根本上说,是灌输教育思维。有舆论质疑,大学教育现在有中学化的趋势,说的是把中学的管理模式移植到大学。而进一步分析,对中小学生进行灌输管理也是错误的,这不利于培养有独立人格的合格公民,在中小学也要培养学生自主管理、自主规划的意识和能力。而我国大学在人才培养中,一直以来,还盛行灌输教育,而非对学生进行启发式、探究式教育。近年来,在应试教育之下,中小学的灌输教育变本加厉,而大学在行政治校环境中,也对学生采取更严苛的管理——被舆论质疑为不尊重学生的变态校规、雷人校规,不仅中小学有,大学也有,而且,有增多的趋势。

对于这一《办法》,自嘲是“福建工程小学学生”的网友质疑,“像管理小学生一样对待大学生,这种管理模式妥当吗?”有网友跟帖吐槽:“上周五和舍友上完课回宿舍发现宿舍门开着,里面没人,一开始以为被盗,后来才知道是督导人员上门突击检查卫生。为什么他们可以在我们宿舍没人的时候随便进来呢?如果东西没了该怎么处理?”

转变量化考核管理思维,需要学校教育家办学。对于教师,教育家办学重要的是激发教师的教育和学术理想,释放教师的活力,学校要把教育和学术事务的决策权、评价权交给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而不是指令教师们怎么干;对于学生,教育家办学重要的是尊重学生的个性、兴趣,给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发展提供自由生长的沃土,在学生个性和兴趣发展过程中,并非不要求学生遵纪守法、文明礼貌,这需要的不是学校行政力量的管束,而是依法治教和学生自治——依法治教的基石是学校尊重教师和学生的所有合法权利,而学生自治则是通过学生参与学校办学的监督、管理、评价,进行自我教育和自我管理。

也有学生力挺该《办法》。一名黄姓大三女生告诉记者,之前上课时玩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学生很多,现在这种现象比较少见了,课堂气氛也明显好转。她认为,“这些行为习惯的养成对我们以后步入社会有好处。”一名陈姓男生说,他的一名舍友以前经常在宿舍抽烟,还将烟头丢在地上。自从《办法》试行后,由于这涉及到扣分项目,这名舍友就主动到室外抽烟了。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3月15日出版的福建工程学院校报开辟专版介绍教师、学生和家长对“三个文明”建设的评价。该校2013级英语专业学生陈建华坦言,“其实一开始,我对实行‘三个文明’量化考核的做法并不太支持,仿佛自己‘被回归’初中,背着‘中学生守则’,天天对生活指导老师的宿舍例检提心吊胆。但是两周时间下来,发现自己的生活竟也因为‘三个文明’开始有了变化:原本‘度日如年’的45分钟课堂竟会有奢望它延长的时候;原本感觉‘万般折磨’的宿舍大扫除因为全体成员的努力开始变得轻松和愉快……课上学习,课下锻炼,周末踏青,访友观花。也许,有时候你所‘讨厌’的,未必都是不好的。”

《中国科学报》 (2016-04-28 第7版 视角)

永利皇宫官网,今年春节前夕,福建工程学院给所有学生家长写了一封信,告知校方将颁布《办法》,“通过辅导员思想上的引导、任课教师课堂上的督促、各级学工干部悉心的指导和学生干部生活中的帮扶,以积分的形式,奖优惩劣的方法,量化考评您的孩子在校的行为表现,力求在量化考评过程中,潜移默化孩子们的行为习惯,让他们在毕业时更快、更好地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一位李姓学生家长给学校回信说,“‘三个文明’考评,能使学生日常行为浸染其中,思想在潜移默化中成熟,在今后步入社会、面向工作生活实际时再进行锤炼,处处受益。”

不过,教育学者熊丙奇则认为,福建工程学院的做法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首先,作为推进学生文明教育的校规,不能只由学校单方面出台,必须听取师生的意见,涉及学生权益的校规,必须充分听取学生意见,否则校规的合法性就存在问题;其次,任何教育活动都必须尊重学生的权利,不能侵犯学生的隐私,学校在教室等场所安装监控,这把学生的一举一动都置于监控之下,既不尊重教师的教育自主权,也不利于学生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还会让学生因处在监控的环境而出现心理问题;第三,大学的育人目标是培养独立人格的合格公民,学校的教育管理创新,应该服务于这一目标。这所学校的做法是以前在文明检查中很多高校曾采用但被舆论批评质疑的方法,该校居然将其常态化,这说明其教育管理理念落后于社会的发展要求。

福建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吴仁华19日表示,“教室是公共场所,课堂上不存在隐私。”在法律法规的范围内,对学生进行严格管理没有错,而且得到了家长的普遍支持。学校通过实施“三个文明”将思想政治教育体系化,对学生的行为进行规范,量化考评是必要的。他认为,中国高校那么多,不同的高校有不同的情况,应该允许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管理模式。一个学校在探索过程中要经得起不同声音的质疑,要坚持做下去,持续推进“三个文明”建设,最终让事实来说话,让实践来检验成效。至于有人指责该校“将大学生当中学生来管”,吴仁华回应说,大学是学生走向社会的最后一环,之前没有养成的文明习惯更有必要在这一阶段补上。如果将来福建工程学院以严格管理著称,在社会上反而是件好事。

本报福州4月19日电

(原标题丨福建一高校推出学生文明养成量化考评办法
对大学生的行为进行量化考评可行吗)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